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海外房产 >

海外房产

“螺仔芬”沾了电影的光(图)

  说起西街小吃,“螺仔芬”无疑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螺仔芬”的这个“芬”字,正是创始人魏秀芬老人。

  记者在台魁巷中见到魏秀芬老人后,方知这个开了几十年螺仔店的老人今年才刚66岁。在这里,大家都亲切地称她“螺阿姆”。

  忆起何时开始卖螺仔,螺阿姆竟也不记得了。她说自己不计年份的,只会从儿子的岁数去算。那时差不多是在二儿子还在吃奶的时候(二儿子在旁边补充,说约在1960年)。最早是在影剧院门口西侧摆摊。

  泉州人有吃螺仔的习惯,特别是要找下酒菜时,螺仔是上佳选择。螺仔姆开店时间实际上正是根据电影播放的高峰时间决定。一般从晚上五六点开到半夜一二点,每次电影进场散场,都是生意的高峰期。

  “螺仔好不好吃,主要在于配料。后来我调出来了一种新的配料,生意就开始好起来了。”

  为什么会(闽南语中搅拌的意思,从烹饪的角度应同“炝”)出这种配料来,“完全是根据顾客口味”。螺阿姆自己都觉得创造出独特配料的过程是很平白无华的,“有的顾客说不够香,要多加点什么。有的顾客说不够辣,有的顾客说不够咸,还有的顾客说醋要多加点。都是些老主顾了,我当然要一一满足他们的要求,后来摸索综合起来,结果调出来的配料竟是大家都爱吃的”。

  不过回忆起生意好时的场景,却也是有苦有甜。“还是累。”螺阿姆说,“那时每天都要到四点钟才能睡,第二天八点又要爬起来准备原料了。”客人多了,自然也就名气响。先是电视台过来,想让她把担挑到西菜市场拍个镜头。那时她还死活不肯,嫌太远麻烦。后来还是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出面,说她摊子的螺仔“又卫生又好吃”,说是要树个典范,她听了劝才去的。电视这一播,“西街螺仔”的名声就叫开了。

  按照工序,每个螺仔都要经过清洗淘土达40多次,接下来还要用普通的剪刀一个一个去尾。想想每斤要有几百粒螺仔,必须一个一个剪,螺阿姆说:“儿子当年剪得手上都起泡了。”接下来才能挑出去卖,每杯螺仔卖出去都要在杯中连配料三遍以上,“一步都不能马虎。我们的螺仔当天卖不完也就全倒掉了,每天都只卖新鲜的,就是生怕砸了自家招牌啊”。

  不过真正立起“螺仔芬”的招牌也才是六七年前的事了。约在1996年间,有主顾反映托人来影剧院买螺仔,结果味道不对。“影剧院前那时螺仔摊有好多家,有人就认我这一摊。我儿子怕大家买错,因为不少人知道我的名字,索性就在卖螺仔的小车上直接挂出螺仔芬的招牌。”螺阿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