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装修家居 >

装修家居

评论:吃何种主食反映南北方饮食文化差异

  我们姑且给这个二月起个别名,叫“吃月”。只是“吃月”里的每顿饭似乎都是为两人或以上的一群人准备的,一个人吃饭好像成了一件不好意思的事。为什么会这样呢?

  梁文道在《味道·人民公社》一书中曾写道:“除了宠物,动物之中大概只有人类是会有规律进食的,每日三餐。虽然没人规定这三餐该在什么时刻吃,但大家都明白它们有自己的合理时段。”很明显,人的这种独特进食模式不是来自动物的本能,而是一种因应环境后天养成的习惯。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人之所以定时吃饭,是为了要和其他人同桌共食。”梁氏援引德国学者西美尔的观点作为解答。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每天三餐的规律,不限定吃这三餐的时间,我们就很难和其他人一起吃饭了。而和他人共同分享食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一种非常有社会意义的行为,否则就被斥为“吃独食”。

  由此可见,“吃饭”是人类必要的一种社交行为。无怪乎情侣约会、家人团聚、毕业谢师、生意商谈,都离不开“吃饭”这个词;中国传统的几十头瓷器,专为全家团聚而设;中国的八大菜系中,也没有一个菜系说是专门为一个人准备。一个人的食物是孤独者的食物,它名叫“简餐”或“随便吃点”。2月份的《新周刊》杂志说得好:大过年的一人吃饭,那是没买到火车票,回不了家;情人节里一人吃饭,那是剩女求安慰的节奏。一个人的饭全程充满泪点,所以大多数人不得不选择速战速决。而敢于宣扬一个人吃饭的,不是恨嫁了无痕的小清新,就是粗得没心眼的武松。

  可是,都市里充满了远在他乡的游子和形单影只的单身人士,他们足以组成一支名叫“一个人吃饭”的大军。几年前,日剧《孤独美食家》引进国内时获得了一片叫好的共鸣声——一位叫五郎的大叔在屏幕里吃饭、念叨,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三年如一日。这个大叔还告诉年轻人:在纷乱的世界里,哪怕一个人也得好好享受美食;任何原因都不能干扰吃,它是一种哲学和信仰。一个人吃饭本应全程充满泪点的,但突然之间,它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哲学、一种信仰。

  基于此,《新周刊》发表了《一个人吃饭的信仰》一文,文章认为:一个人吃饭,尽可按照自己的口味来。不用顾及吃了葱姜蒜遭人鄙夷,无人依偎,不怕刹风景。龙虾也好,猪下水也好,再也不用装,大蒜就咖啡都可以有。“自由”是孤独的高尚代名词;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吃,可以“领悟人生的真谛”——李白一个人深夜吃饭喝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才能“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的。

  可见,多少个人吃饭是大学问。可“主食吃什么”,里面也学问不小。说起吃饭,南方人和北方人脑海里的饭一定大不相同。南方人说的饭,必定是米饭加菜,而北方人的则是馒头、包子、大饼、面条等面食。“主食吃什么?”的问题,看似关涉个人意志和喜好,但最新一期的《中华遗产》认为,这其实反映了南北方饮食文化因地理环境历史沿革等原因造成的差异。这个观点很平常,不平常的是另一个观点:南北主食也影响着这片土地上南、北两方人的性格。

  《中华遗产》写道,南方人的主食是米饭加菜,365天,米饭可以固定不变,但菜却不能重样。这就逼着吃米的人不断去开拓菜品,发明了一种又一种新菜式,最后催生出一个又一个菜系。中国八大菜系,鲁、川、粤、闽、苏、浙、湘、徽,只有一个属于北方。因为原材料可变性差和国人进食心理丰富性的要求,导致菜肴品种的多样性和多变性,这是米食文化对中华饮食的一个贡献,同时也造成了南方人“机灵多变”的性格。

  同时,北方人因缺少蔬菜,就将主食面粉的潜力挖掘到极致,一团面粉几乎有着魔术般的神力,可以创制出无穷的花样,仅山西一地的面食花样就有280种之多。数辈子人只专注于对一种材料的用心,怎能不培养出北方人的“忠厚”性格呢?记者 郑文丰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